这话让南极仙翁的脸色微微一变。

南心也是责怪的望了叶无道一眼,说道:“师兄,你别想太多,我觉得……我师尊肯定不会害我,我还想找机会见见她,劝劝她呢……”

叶无道摇头一叹,没有搭理南心,而是用威胁的目光,紧盯着南极仙翁,并且传音。

“南极仙翁,仙兔的来历和作用,你必须跟我交代,否则的话,我会再次找上门来,下一次可就不会这么简单了。”

南极仙翁被逼的没有办法,叶无道可是说到做到的人物,他说不会简单的算了,自然就不会食言,肯定会再次找南极仙翁麻烦。

于是,南极仙翁也是如实交代:“寂灭,这只仙兔,可能来自于月星,因为南心的师尊,也就是冰皇陛下,曾经分身去过这里的月星。”

“在我南派中,属于她的冰霜分脉中,原本就有饲养灵宠仙兽的地方,这仙兔的饲养,也再正常不过。”

“只不过其能力,我并不太知晓。”

叶无道眯了眯眼,问道:“若是南极仙翁都不太清楚,那谁又能清楚呢?”

“寂灭,我和冰皇的交情其实并不深。”南极仙翁皱眉道:“百年前,是她主动投靠我南派,毕竟当时她已经成为了永恒强者,为了拉拢她,我付出了比其他人更多的资源代价。”

“但是,自从她变得更强之后,我就已经管不了她了,或者说早就管不了。”

“我不是南派之首,虽然老夫是南极仙翁,但是南派,其实早就归她掌控。”

叶无道知道其中,肯定有许多的故事,当年南派肯定是以南极仙翁为首的,只是冰霜舞仙的手段太厉害了,导致南极仙翁最后也被夺去了权势。

只是南极仙翁并不在乎,对于他和北极仙翁来说,叶无道知道,他们都对凶兽有天大的恨意。

冰霜舞仙加入了南派后,来到了边关星,肯定是让人族的危急局面,有了缓解的空间,至少她比南极仙翁有用的多。

所以,南极仙翁才会纵容她夺去权利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