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下楼之际,就看见谭阳准时在门口等她,她打了一声招呼,“谭助理。”

“苏小姐,一会儿保镖会送你去上班,我留下来照顾阁下。”

“好的,你好好照顾他吧!”有人照顾他,苏乐也安心去上班。

苏乐到达翻译部,刚进办公室里,门外程棠的助理就过来了,“苏乐,去部长办公室一趟。”

苏乐也心知是什么事情,她微微深呼吸一口气走向了程棠的办公室。

办公室里,程棠的脸色一早起来都是难看的,她脸色有些苍白,看向苏乐的目光,也带着气性。

“昨晚你不是答应要送我回家的吗?怎么送我回家的是谭助理?而你和炎霄去哪了?”程棠虽然醉了,可她的记忆全有。

苏乐抱歉道,“对不起,程部长,昨晚你醉得太厉害,我扶你的时候摔倒了,只能拜托谭助理送你回去。”

程棠此刻脸色也是懊恼的,她昨晚明明记得抱住的是霍炎霄,所以,她整个坐车期间,抱着的都是谭阳,即便谭阳也算优秀青年,可是她的心里始终只有霍炎霄。

“那你和炎霄离开之后去了哪里?回他家了?”程棠不由质问出声。

苏乐皱了皱眉,“这是我的私生活,不方便回答。”

苏乐的反应,让程棠已经猜测到了,他们就是一起回了霍炎霄的家里了。

她看着苏乐这张清纯白净的脸,她冷笑一句,“你说你们没有一腿,我现在都不相信了,孤男寡女,共处一室,你们真得清白吗?”

苏乐的脸蓦地一热,但她神态还是冷静的,她抬起头道,“程部长,你这涉及到人身攻击了,我和副总统先生是什么关系,我们清不清白,应该不碍着你的事吧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