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这话,夜靖凡握着酒杯的手,不觉紧了几分。

不过,他将情绪控制的很好,房间里,并没有人察觉他的细微反应。

席楚年道:“你父亲的事情,我当年也听说过一些,时间的确有些久了,现在再查有些困难,但也不是没有可能,你手里已经有什么证据了吗?”

萧清清凝眸,摇了摇头:“当年我太小,公司里的人,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,萧氏一倒,那群人甚至连公司都不让我进。后来我说要报警,我妈拦住了我,给我看了我爸生前最后的自录像。

视频里,我爸让我和我妈,不能追究他的死,好好过我们的日子,可越是这样,我就越是觉得不对劲,我爸为什么会说不让追究呢?不能追究的,又到底是什么?”

席楚年沉默了片刻后道:“如果你实在想查的话,我可以尽量帮你找找,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蛛丝马迹。”

听到这话,萧清清眉眼间闪过一抹希冀的光,点头应道:“那就多谢席少了,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,你只管要求我就好。”

她说完,侧眸看着夜靖凡笑了笑,今天真的没有白跟三叔出来。

见夜靖凡在晃神,她也没有多想,心情不错的低头,继续吃起了东西。

没多会儿,夜靖凡手机响了。

他接完后,看向萧清清道:“苏娇娇把杨允叫到咱们家了。”

萧清清凝眸,杨允?

呵,她还真敢凑这热闹啊!

“走吧,三叔,回去看看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