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宁松道:“这都几点了,明天再打吧。”

“没事儿,他睡不着的。”

知弟莫若姐,王平那边很快便接起了电话,声音在寂静的夜晚透出几丝哑,“姐。”

“没睡呢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我跟你说个好消息……”

洛茵又将牧州临终之言跟王平转述了一番,王平听后,长睫微微一颤,眸底也闪过一丝意外。

只是他还没有被这份‘惊喜’冲昏头脑,眯了眯眸,沉声道:“如果他真的要不久于人世,姐,以他的性子,只会更加丧心病狂,不管不顾。”

王平身体微微前倾,棕色的眼眸在黑夜里沉冷如冰。

“他拿住了我们的软肋,让我们不敢轻举妄动,我们也得拿住他的软肋才行。”

“可他连心都没有。”

洛茵拧眉,“哪来的软肋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